淘气中文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

白芸生秦啸川 第324章 红颜怒(五)


  “少爷,老夫人她们快到家了,问您今儿晚上还有局吗?”另一侧的回廊吊着水晶珠帘,隐约透着个素色长衫的男子。

  耳畔回荡着一串沉闷的忙音,额前的湿发抖落几颗水珠,宁沛珵用手背擦过,一脸严肃回道:“不用顾我了,晚上有事。”侧头瞧着地上浅浅的影子,心里却一阵没来由的慌乱。好半晌,他重重扣下听筒,警觉自己就这样被秦啸川三言两语给吃定了。

  人将才一句“电报这事可大可小。”便狠狠叫他噎住,恍然间只听得秦啸川又说:

  “我姑且不管你打什么主意,不过你最好另找一个住处,我可不想五姐一回来就瞧人脸色······”

  宁沛珵回头凝住念念跑开的墙角,眸光几番闪烁,手却又提起了听筒。

  眼下府里人多事杂,他仔细想想,秦啸川的要求也不无道理。“叫阿莱听电话。”

  宁家前院的车道上,小如拉住欲要离开的小十六。

  “小如姑娘,你这是做什么呀!”

  小如指了指宁家偌大的西式庭院,又拦着不让人卸行李。

  她拼命比划,小十六却还是瞧不懂。

  “小如姐姐的意思是让你们把东西都搬上车,我们哪儿来的回哪儿去!”念念从花园小道气喘吁吁跑来,委屈地一把扑进小如怀里。

  小十六挠了挠头为难,小如知道他是得了少帅的指令,且消息还是从大帅府那边送来的,她兴冲冲地给打包好了行李,她原本以为是小姐回来了,所以才要接小初他们过去一家团聚。

  小如接住念念,复又抬手遥遥指了指宁公馆大门的方向。

  听差挂了电话,步出门房,“别卸了,把行李都装回车上去。”

  “阿莱哥,这?······”众人停下手。

  阿莱细长的眼眸扫过手足无措的小十六,正色上前道:“我家少爷说,等会儿就送你们走。”

  “可我们少帅的意思分明是······”

  “各为其主,你的差事可不关我的事。”阿莱一脸漠然,转身抱起箱子塞进后备箱。

  念念迫不及待地拉着小如和小兰坐上了车,小丫头瞪了阿莱一眼,水灵灵的大眼睛转过,不经意瞥见花园那边的石板路上慢悠悠走近的一抹浅白的人影,在那堵绿墙一般的藤木中扎眼得打紧。

  宁沛珵的头发也快干了,他漫不经心地抬手朝后抹去,一身皎白的法国佬打扮,外套松松挂在臂弯,人瞧着散漫慵懒,脚步却迈得端正。

  “宁少爷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小十六见主家来,这点场面话还是会讲。

  宁沛珵望着车上防备的目光,掂了掂手里的车钥匙,眉头一挑,扬起头浅笑:“你家少帅刚还在电话里叫我一声姐夫呢,别见外。”他扫了一眼小十六的军装,“你是他的侍从官吧?他那边儿应该也用不着你复命,一块儿跟着我走吧。”他方才远远便瞧见这小侍从官想走,他替秦啸川管着两个孩子就算了,这人要是回去路上被人给盯上,他又得多件麻烦事儿。

  日照香炉,烟丝缭绕,静默的屋子里终于又有了一丝话音。

  “人好歹还有碗鸡汤垫肚子,快晌午了,真当自己铁打的?”

  贺启山轻轻敲了敲客房里那扇简易的屏风,楚昊轩身形一怔,颓然收回探向床帘的手。

  “我叫你看着梁茉雅,你来这里做什么。”

  贺启山凝着屏风上艳俗的图绘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这四少奶奶连义结金兰这种话都说的出来,瞧着也不大像会想不开的样子。倒是你,一个坑摔一回就够了,怎么还有自个儿又往里跳的,就这么想不开?”

  “你若是要说大营那边的事,等下出去说。”楚昊轩兴致恹恹地起身,转头冷冷看向屏风上的影。

  贺启山却置若罔闻,上前一步越过屏风,意外道:“你就不好奇,她梦里那个人是谁?”

  还不待楚昊轩反应,他又笑:“你说怪不怪,偏就这么巧······秦家那位少帅继任之前,正好在家中排行第九。”他说完又望了一眼微微翕动的床帘,似覆在睡美人腹间的一张薄毯,伴随着均匀的呼吸上下浅浅的起伏。

  楚昊轩神色肃然地绕过贺启山径自走到外间,接着拎过桌案上的茶壶沉默地倒了一杯水。

  贺启山不死心,“不过你也用不着太难过,只怕这回连老天都在帮你。”

  “你几时开始说话这么拐弯抹角的了。”楚昊轩皱了皱眉。

  “金陵虽出了乱子,但北地也没好到哪里去。”贺启山笑了一声,泰然坐下,“大营那边得了消息,说是北地军部哗变,秦家少帅在自家地盘儿上身中数枪,生死不明。”他抬眼瞧着楚昊轩,似怕他不信,忙又推断道:“难怪大少爷按捺不住,什么铤而走险的法子都用上了,我还在营地里见到了沈齐睿,加上那位扶桑小姐的事······这消息,倒十有八九是真的。”

  “我大哥没那样的心计往北地派人,那这北地的消息,他又是如何得知?”楚昊轩眉头紧拧,他渐渐理出点头绪,“看来曾家已经等不及了,把主意都打到我大哥头上了······大营那边增兵,我三哥有没有参与?”

  “这位三少爷可精着呢,人应该还在金陵。”贺启山点到即止,还得想法子引蛇出洞才行。

  楚昊轩颔首,心中自然明了当下的轻重缓急,只是抬眼撞见不远处轻扬的床幔,要紧的话到嘴边却变了样:“秦家的事——暂时不要让她知道。”

  贺启山暗自叹了一口气:“你先前可是说,她来找你是为着要离开那人,这等好事她有什么好伤心的。”

  楚昊轩垂下眼眸,“我知道她从一开始就是骗我的,我只是——想让她也欠我一回人情罢了。”

  人声逐渐远去,铺天盖地的寂静像迎面砸过的海风,将那海水一般咸湿的眼泪打落在人脸上,短促的呼吸压制着稀薄的氧气,混沌的意识里,只她恍然又瞧见那只断了线的风筝,失重地飘落在异乡。

  “年年······年年姐姐,陪小初玩儿!”小初拖着布偶猴子长长的尾巴,还不知道担惊受怕是何滋味儿,他迈着欢快的小碎步跑向闷闷坐在角落不为一屋子玩具所动的念念。

  小兰半跪着跟在后头护着前头那个摇摇晃晃的小鬼,哭笑不得:“哎哟,小少爷又叫错啦!”

  念念双手撑在椅面儿上,又往里坐了坐,光着的脚丫这才脱离柔软的地毯,颇为不满地晃荡起来。

  “什么年年嘛······连名字都记不住,才不和你这个小笨蛋玩儿!”念念咬牙嘟囔着,她戒备地打量起这间五室两厅的双层公寓。大厅西面的整窗可以瞧见一条宽阔的人工运河,念念托腮望着那条运河出神:奶奶坐的船,是不是沿着这条河就可以驶进大海里?等爸爸妈妈回来了,能不能一块儿带她去坐坐大船呀······哎,距离上一次坐船,好像还是爸爸妈妈分开的时候。

  直到一只挽起白衬衫戴着块银表的手晃过眼前,念念游离的目光才逐渐有了焦点。

  “想去坐大船吗?”宁沛珵递给念念一杯鲜榨橙汁,“要是糖不够,再给你加点儿。”

  “妈妈和小婶婶说,糖吃多了会长蛀牙。”念念义正言辞地回绝了宁沛珵,咬着吸管吸溜了一口,竟酸得她牙疼。

  宁沛珵不忍笑出声,他方才往橙汁里还挤了些柠檬汁。原来逗安安的法子,用在会讲话的小娃娃身上这样好玩,他的笑意凝固在嘴边。

  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,我和你换一杯。”

  念念推开他的手,“骗子!”僵持了一会儿,她越来越渴了。

  “那我把你这杯喝了,就当道歉啦。”他放柔声,酸涩的果汁入口却涩得有些发苦。

  念念谨慎地抿了一小口新的那杯橙汁,果真没问题。

  “没骗你吧!”宁沛珵咧开整洁的牙,单手撑到膝上,“你叫我一声五姑父,姑父就带你去坐大船,怎么样?”他望着乖乖抱着杯子喝果汁的念念,远远指向窗外。

  念念垂下细密的睫毛,哼了一声:“你说是我五姑父,我怎么没听我家里人提过你?再说了,你既然是我五姑父,那我五姑姑怎么不跟你在一起?”小姑娘翻了个白眼,他如果是五姑姑的丈夫,那五姑姑为什么还要去国外?这男人的谎言也太拙劣了。

  宁沛珵望着念念幽幽走开的背影,一愣苦笑:这小丫头倒像他父亲。他虽不喜秦家,却也是顶佩服秦晋山的。

  宁沛珵不讨两个孩子喜欢,只好拐道去卧室查看。那个小侍从官一共带着两个佣人,除去楼下那个,楼上正在收行李这个貌似身份有些特殊,他心中尚有疑团未解,谨慎些总是好事。

  “需要帮忙吗?”

  小如连忙摆手,她正在给念念挂大衣。天气只会越来越冷,也不知小姐什么时候回。

  宁沛珵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,他本也就是客套一下,于是转头走向床上散开的一堆行李前,探手拨了拨。

  “怎么还随行带被子的,秦啸川交代的?就这么怕我苛待他儿子啊。”他故意没提念念。

  小如回身,眼神里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,旋即看向宁沛珵的目光又有些抱歉。她比划起来,想让宁沛珵不要误解。宁沛珵却望着小如脸上浅浅的疤痕愣了半天,才反应过来她竟是个哑巴。

  宁沛珵手中渐渐觉出一道小小的外力,扭头一瞧,念念那孩子不知几时跟上了楼。

  “小如姐姐说,这是我小婶婶给我弟弟缝的被子,叫你不许碰!”

  小如脸上的神色愈发焦灼了,宁沛珵不甚在意地笑笑,手却暗中收紧。

  “弟弟还这么小,你小婶婶去哪儿了呀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!”念念的情绪一下低落起来,母亲先前的不告而别让她隐隐觉得小婶婶根本不像只是出去散散心。

  ()


重要声明:小说“白芸生秦啸川”所有的文字、目录、评论、图片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淘气中文首页,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:TQZW.CoM
Copyright © 2017 淘气中文-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